芳树丶

一只金花鼠。

锦鲤抄【12~13】

十二.
[嘿!!吓到了吗!]
[呜哇,吓到了吓到了。]
[主殿你那根本就是棒读啊!]
鹤丸像个孩子似的一脸不爽但还是乖乖到主殿的身旁坐了下来,
[哎呀?不去吓唬其他人吗?]
锦鲤以为他会因为无聊而去找别人的乐子,没想到却安稳的坐在了旁边。
[主殿头发上的花是哪里来的?]
[三日月给我别上的,说什么女性要打扮才会更漂亮。]
[那眼角的胭脂是谁画的?]
[次郎画的。]
[现在吃的饼干呢?]
[光忠那里拿来的,话说你有完没完啊,怎么突然问起这些无聊的事情?]
锦鲤皱了皱眉头,觉得眼前的人今天可能有些精神敏感,语气虽然有点不耐烦,但还是细细听着鹤丸国永每一句话,顺便考虑要不要把药研叫过来陪陪这位老人。
[没什么啦!突然想问而已,因为不知不觉间,主殿好像就收到不少信物一样呢!]
哈?这家伙说什么呢?信物是个什么玩意儿?
锦鲤顿时觉得自己的脑力还不如一个老头子。
[虽然听不太懂你在说什么,不过我记得你今天好像要当番是吧?给我好好干活啊。]
因为听不明白,所以还不如不听。
[嘛嘛再让我陪您五分钟吧~]
锦鲤难得不忍心拒绝鹤丸,不知道是不是春天的缘故。若不是因为春天那也不会是因为鹤丸国永楚楚可怜的表情,因为锦鲤从没真正相信过鹤丸的可怜表情。
[好好好,鹤老爷您快说,说完好干活。]
[主殿不要催我啦,我都快忘了要说什么了!]
果然已经老了。
午后的阳光透过庭院的樱树繁繁点点洒到走廊地板上,还带点凉意的风拂过每一片花瓣,温柔的带动它们在空中飘舞。还有几片樱瓣落在了盛三色团子的碟子上。
[主殿觉得我怎么样?]
[和平常一样。]
[其他呢?]
[如果是现在的话可以给你一个爱的拥抱。]
[唉…只有这样吗?]
他有点不悦,大概是觉得锦鲤的表示太少又或者说是其他的因素令他如此。
[我这么说可不是在同情你。]
听到这里,鹤丸有点不思议的抬起头正视着那双闪烁的浅紫色的眼睛。
[就算什么都不做,鹤丸也已经很棒了哦,我为你感到骄傲。]
锦鲤一脸正色的胡说着,随手拿起一串团子放进嘴里。
[不是啦…主殿你完全说到别的话题里去了。]
他轻叹了一口气,将位置向锦鲤身旁挪了挪,注意到这点的锦鲤又向旁边的空位置挪了挪。这两个傻瓜开始循环以上动作,直到锦鲤没地方可挪了。
[主殿你刚刚是在躲我对吧!一定是在躲我对吧!!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啦!!]
[我我我没在躲你啊!是你的错觉吧!!一定是因为年纪大了产生错觉了对吧!!]
她是不会告诉他自己只是不想受到惊吓而被团子噎到罢了,于是为了缓解气氛,她开口道,
[哎…那个鹤球刚刚不是有什么想告诉我吗?]
是啊,快点说出来,别再让别人的好奇心痛苦了好吗?
[唔…主殿不想从我这里得到点什么吗?]
[抱歉,没什么想要的呢。]
已经得到很多了哦,惊吓。
[是吗~那我没什么要说的了,我去种田了。]
锦鲤只是听着他在说什么,却并没有注意到他解下外套的手,自然也没有看到他那有点上扬的嘴角。
[好好好,快去吧~]
像是放松下来了一般,锦鲤轻阖上眼想要好好休息一下,却感到被什么东西给蒙住了似的,透不过气来。
睁开眼一看,竟是满满的干净的雪色,
[哇啊——什么、什么?]
这次她确确实实是被吓到了,有点惊恐的把它向后拽了拽,让自己好能露出脑袋瞧瞧这是什么。
白色的外套,以及容易辨识的家徽,很明显这是鹤丸国永的外套、她抬起头来刚好对上他那张笑嘻嘻的脸庞,
[嘿!主殿有吓到了吗?]
[真是的,以后不要这样做了!吓死个人好吗!]
见他如此的笑脸,锦鲤心里的怒意虽是减缓了很多,但还是免不了鹤丸被她指责一顿。
[难道主殿不喜欢白无垢吗?]
这句话让锦鲤一下子反应过来,心里犹如千万匹野鹿奔腾而过,
[鹤球你你你…]
大脑短时间的混乱使她的语言都无法通顺的表达,天空和地面之间的距离好像缩短了很多。
[主殿不是曾说过这件羽织很像新娘的白无垢吗?若是主殿喜欢的话,每天都可以拿去穿!]
[怎么这么突然?!]
[明明大家都有为你做点什么啊,是我的话会很奇怪吗?]
[没、没有很奇怪啊!完全没有!]
不如说是很像你会做的事。
[这不就好了吗?对了顺便帮我告诉三日月爷爷说不用每天早起去帮你摘花了,这对上了年纪的人太辛苦了,我会代替他的哦。]
[唉?!]你以为自己很年轻吗?
[不喜欢外套的话,放回到房间里也没关系哦?那我走啦!]
只剩锦鲤一个人呆呆伫立在原地,她通红着脸将头埋在他的外套里,
[真是的,我又没说不喜欢啊…]
与此同时,锦鲤想不能拒绝爷爷的好意,不然感觉好像会被缠住更
久。


十三.
她有些不经意的抚摸着那人的头,从身后轻轻环住他的身子,
[嗯?主殿已经困了吗?那睡在小狐这里也没问题哦,小狐的尾巴和平常一样很暖和哦!]
[稍微有点吧,不过还不想睡…哈啊……]
她一面端正坐姿给男子梳理那有些乱的毛发,一面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明明说不困,但看起来很辛苦哦,主殿?]
那男子有点担忧的问道,暖黄色的灯光让人更加想睡了,即便是平时这个时间决不休息的锦鲤也显得昏昏欲睡起来。
[不用担心啦,只是最近有点辛苦而已,很快就能缓过来的。]
[可貌似是不能缓过来呢…]
[呀…所以说没关…]
锦鲤还没说完便被一把从地上捞起,
[咦?哎?]
她被塞入早就准备好的被子里,小狐丸将棉被给她向上拽了拽,
[快睡!]
[啊好!]
没突然强势起来的小狐丸吓了一跳的锦鲤下意识答应了他,闭上眼没几秒又突然起身,
[可我还没去脇差那里看过啊!]
[那就别去了。]
他只手将锦鲤的身子压下,拍了拍她的腹部示意她快睡。
这一举动让锦鲤沉默了起来,
[怎么了?主殿。]
[不,没什么,只是想到了妈妈。]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