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树丶

一只金花鼠。

锦鲤抄【1~5】

*如标题所示是乙女向

*po主是个鹤丸厨

*主要写了一些没羞没臊的(划掉)自家婶婶和大家的故事,无关标题?这种事不用在意。

*傻白甜(大概只有苏和白xxxxx

*我自己觉得这个还是挺好吃的!

正文?GO!

—————————————

一.

“哦呀?又是来锻刀的吗?”

“啊啊,如果这次又是130的话你就可以退休了。”

这么说着,将手中的资源全部递交给了刀匠。

“麻烦你务必给我捞个爷爷上来,姥爷也行。”

女子好似一点希望也不抱似的,随口对开始准备锻刀的刀匠说着。

“那大人您赶紧外面等着去吧。”

如此被推搡着赶了出来后,竟坐在屋下廊边打起了瞌睡。

这时还不知道后来自己被刀匠叫进屋内看到新刀模样的激动模样。

“天呐真不愧是咱家刀匠太争气了!真的是爷爷嗷爷爷!!!!”她给了刀匠一个紧紧的拥抱和有些敷衍的夸奖后便奔向那令她心心念念的人。

“啊哈哈哈,在下名为三日月宗近,多多指教了。主上。”

“别笑了三日月君,你家主上停止呼吸了。”

通过努(du)力(dao),不久之后姥爷也来了。

二.

萤丸[主将可以抱抱我吗?]

锦鲤[嗯—?抱抱?不来亲亲吗?]

萤丸[唉、…]

锦鲤[今天可以亲亲哦。]

萤丸[我…我知道了…]

萤丸红着脸用有些僵硬的身体抱住他的主将,慢慢贴近,在人的脸上轻轻落下一吻。

三、

藏在纸门后的鹤丸想慢慢接近他们的主殿,而且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哇!!!]

手掌猛地落在她的双肩上,少女因惊吓而被团子噎住,缓过气来回过头去有些许怒意却面带笑容地说:

[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哦,鹤丸先生?]

这一笑鹤丸不禁打了个寒颤,他知道可能会发生点什么,于是立刻开始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打圆场:

[嘛嘛主殿不要生气啦~您知道人年纪大了总会做错事的嘛~原谅我嘛~]

[好吧,原谅你了,不过事不过三哦?]

口头上这么说也只是不想欺负老人家罢了,其实心里早就想好了要如何吓吓眼前这位惊吓老人了。

[不过鹤丸啊…]

[嗯?怎么了吗?]

锦鲤温柔地笑着,将男子比自己大一些的手掌紧紧包覆在自己的手中。

[和我交往吧。]

此时不知从哪里突然飘来了樱花花瓣,整个画面少女得不得了。然而应当扮演男主一角的鹤丸姥爷此时也像个被告白了的少女一般,因过度惊吓而没有任何反应。

良久反应过来后竟红透了脸,整个人一下从少女变成苹果用时不超过5秒。

[唉、唉唉?!主殿你在说什么啊!]

看着这样的姥爷,锦鲤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呜呼呼~这是惊吓的回礼哦~]

似乎是不相信这种事的发生,

[可、可是,主…]

将食指轻覆于男子的嘴唇,笑道:

[已经结束了哦?赶紧去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出阵吧,去给敌军一个超棒的惊吓吧!]

还没等老人家脑内处理完这些语言文字,房间里就已经不见少女的踪影了。

惊吓老人受到了太大的惊吓,他揉乱了自己干净漂亮的白发,一口饮尽了杯中还散发着清香的茶水。

[真是的主殿…要是我当真的话怎么办哦…心脏要被吓停了啦…]

殊不知刚刚的杯子主殿也使用过。

四.

[今天的晚餐是鱼哦!]

烛台切像往常一样准备好了晚餐并招呼大家来用餐。与往常不同的大概就是,今天是吃平常很少吃到的鱼类。

像是很久没吃过肉了一样,短刀们一个接一个的跑到饭桌前凑着坐等开饭,脇差紧随其后,连萤丸也被香味吸引了过来。

不得不说,烛台切的料理真的很不错,非常美味!

待大家都到齐,在一句[我开动了—]之后刚要动筷,浦岛虎徹像是想到了点什么,突然开口道:

[这个,是鲤鱼吧?]

[嗯,是鲤鱼没错哦。]

主厨的烛台切随意应了一句,不是很懂眼前少年的意思,鲤鱼有什么问题吗?

还是说…不好吃吗!

想到这里,主厨的心好像碎了千块万块。

听到了烛台切心碎的声音似的,浦岛虎徹接着说:

[放心啦光忠,这个非常好吃!像是来自龙宫的食物一样,超美味的!]

听到这里,烛台切光忠觉得心里舒服多了。于是众人便继续听着浦岛的话:

[我是说鱼的名字和主公的名字好像哦!都是鲤,感觉就像是在吃主公一样呢!]

说完,大家都不作声,实际心里却又都在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大俱利已经表现出他现在已经很害羞的心情了,他正尽量让自己不被注意到便一下又一下戳着米饭。

浦岛虎徹有些不好意思的蹭了蹭鼻子便又继续向嘴里不断扒饭,很快就吃完了。抛下一句[我吃饱了]就又带着龟吉和短刀们一起去找主公到处玩了。

[但是,主公的名字可不是简单的鲤鱼,而是高贵美丽的锦鲤。]

石切丸轻抿一口茶如是说道,老人家们虽然也没想什么干净的事,但还是很赞同这种风雅的说辞的。

惊吓老人鹤丸也早早吃完,准备再去吓吓自家的主公,而三日月则决定去喝茶吃点心赏夜樱,好让自己的想象能进一步向下开展。

其余则都去冷静头脑和身心了,比如次郎就又去喝酒来定心宁神了。

浦岛虎徹很容易就在走廊上碰到刚刚处理完本丸的一些事务准备去把肚子填满的主公了,

[主公!!]

他兴高采烈地扑倒了比他还要矮一点的少女,骑在她身上道:

[今天的晚餐是吃主公哦!]

[哈…?为什么是要吃我?]

她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双眼闪闪发亮并正压着她让她起不来的少年。摸了摸下巴,感觉头脑突然灵光一闪。

[啊、我知道了,是鲤鱼吧?]

[嗯嗯!就是这个哦!主公一下就猜到好厉害啊!]

[可是我的名字和鲤鱼是不一样的,_(´ཀ`」 ∠)_是锦鲤啦!]

随意的伸手揉了揉人的头,支起身子对他说。

[是嘛…但是都是鲤嘛…]

[不一样哦。]

[…没关系啦!我还是会当作已经把主公吃掉了哦!]

[因为您像是龙宫城中美丽的乙姬一样,而且闻起来的味道好香…]

浦岛虎徹像个撒娇的孩子似的搂住了审神者的脖子,肆意呼吸着只有她才有的味道。

[啊啊…真是败给你了…]

回礼一样地给了怀中人一个拥抱。

想吃饭的心情已经在锦鲤脑子里转了三百六十圈却还没得以实现,看来只能先抱着浦岛去吃饭了。

这么想着,锦鲤开始有些吃力的向前爬动。

[虎徹要去龙宫的话就赶紧下来自己走,我快累死在这里了。]

想没听到似的,就算是主公快累死也依然扒在原处不动。

然而一直尾随却没被注意到的惊吓厨已经面无表情了。

五.

审神者正在对这个月的资金进行分配,虽说自己还没穷到每天都叫短刀们去要饭但是对资源不认真对待的话未来的某天自己可能真的就得带着一家老小去要饭了。

但是她现在很难集中精神,原因是一直有人待在她旁边并盯着她看,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鹤丸国永。

锦鲤估计他肯定又在想一些新的惊吓方式了,但这已经影响到自己会不会去要饭这件事了。

[那个…鹤球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虽然打破这难得的安静有点可惜,但她还是开口了。

[没什么哦,只是想守在您身旁罢了。]

什么啊原来只是这样啊,怎么可能!锦鲤觉得自己可能操劳过度,出现幻觉了,眼前这个根本不是鹤丸,是长谷部吧!!

她觉得资金管理的事暂且先放一放为好,眼下先睡个午觉让自己冷静冷静才是首要。

她放下纸笔,从橱柜中抱出被褥并将它们铺好。

[主殿?您怎么了吗?身体不舒服?还是…]

看到主殿如此的举动,鹤丸追问起来,一步步向锦鲤逼近。

[不,我很好、只是有点困了…你你你别过来啊…]

[哎?为什么…您讨厌我了吗?]

这么说着,鹤丸早就看准了时机似的将锦鲤扑倒在棉被上。

不知为何还用一只手将锦鲤的手固定在她的头的上方。

[呜哇哇哇哇!!!]

看着她慌张并逐渐通红的脸,鹤丸轻笑出声,

[怎么样,主殿被吓到了吗?]

[吓死了好吗!!清光!清光!]

[叫他也没用哦,他打不过我的。]

[你你你…]

看着她急得要哭的样子,不禁觉得事情越发有趣了。

[干脆就这样继续吧,您意下如何?]

锦鲤早就被吓得不出声了。

……

………

这大概就是鹤丸国永觉得至今最棒的一次惊吓了吧。

-TBC-

评论

热度(21)